1. 寻鲸-服务于理性野心家的创投科技媒体首页
  2. 视角辛辣

创业者网络效应

李想是源码资本的出资人,源码则是理想的A轮投资人,源码和张一鸣之间也是类似的故事。王兴张一鸣投资了理想,而李想投资了李斌做蔚来,而理想和蔚来是竞争对手……

像这样的事可以列一个很长的单子。意思是,中国科技圈早已经形成了一个创业者网络,于是具有相当强的网络效应。

网络效应的核心特征是,每个人都是消费者,也同时是生产者。每个创业者都给钱出去,同时也需要钱,都贡献思想,也都接收思想,都溢出热情,也都被感染热情。共振的力量相当大,他们之间发生多对多的化学反应,整体的能量级不断攀升。

插一句闲话,互联网里真正具有网络效应的是微信这样的通信网络和社交网络。其他绝大部份模式都只是有双边市场的规模效应。其能量离网络效应还得差一个数量级。

这个事是自然发生,而不是中国特有。比如Salesforce的市值超过了前辈甲骨文,后者的老板埃里森是前者的早期投资人。英特尔CEO安迪戈罗夫是苹果的天使投资人,贝索斯是谷歌的天使投资人,佩奇和布林是特斯拉的天使投资人。

这些灵魂相互吸引。

创业者把钱拿给基金再投出去,跟他们自己直接投出去,还是不一样的,中间隔了一层,思想和热情都会衰减。比如上面的埃里森、安迪戈罗夫、贝索斯、布林和佩奇都是伟大公司的天使或者早期投资人。有些亮光只有身处最前沿的人才看得见,相互吸引的灵魂可能只是凭直觉。

所以才有黄明明说:“都说理想B轮以前融资不顺,其实我告诉你,不光是B轮,我们每一轮融资都不顺利。即使到了C轮,我们当时谈了大量机构,也只有王兴和张一鸣这样的超级企业家敢扣扳机。”

我觉得下一轮的科技创新,中国是有底气的,就是因为这个创业者网络已经成气候了。去年华为被美国封杀时,我说“华为生死不外乎惊醒人心”,好事。今天TikTok在美国被遏制,我也是一样的话,“TikTok去留不外乎惊醒人心”,中国科技圈会更抱团,更加共振,更有化学反应。

《珍珠港》是我很喜欢的电影。两个男主喜欢同一个女生,这是他们的竞争,但在空战里,两个飞行员需要配合才能打击敌机,单干一定死翘翘,这是他们的团结。一个人在战场上死了,另一个就把他的孩子养大,继续战斗。

中国也会这样的故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卢泓言):创业者网络效应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卢泓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njing.vip/index.php/2020/08/01/b2512b7bc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