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寻鲸-服务于理性野心家的创投科技媒体首页
  2. 视角辛辣

李想能断

去了又来的甘道夫

最近一家退市,一家上市,正好能放在一起说。

上市公司被私有化退市,在憧憬未来之前,有一笔账是该先搞清楚的,投资者是赚了还是亏了。搜狗上市发行价13块,退市价出到9块,就算不考虑通胀,投资者也亏了30%,当初的承诺没兑现。把这个说清楚,这事才能翻篇。

搜狗命运波折,世间少有。搜狗是搜狐的儿子,因为养料和后劲不足,引入了阿里,后来把阿里请出去,准备过继给360,关键时刻被出价更高、家底更厚的腾讯截走。后来独立上市,但三年不振,如今还是腾讯慷慨溢价56%收回来,搜狗有了新的“全职养父”。

跟搜狗息息相关的是王小川,他也是个独特样本。搜狗不是他的儿子,但一直不离不弃,在巨头间左右逢源,他需要非常柔韧才能维持住这个关系。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稀缺的品格。

王小川一直说搜狗是老婆,这句话听起来可能有两个暗示。一是为不离不弃赋予了道德感,一是女人会最终跟从老公而不是日渐老去的亲爹。2017年搜狗独立上市,这是王小川离成为老公最近的一次。只要业绩过硬,争取到更多投票权是可能的。可这位少年天才为什么打不破又舍不掉这个不痛不痒的局面呢?

张一鸣说的“向前看”,击中了很多人的命门。

搜狗的出生,就不是“向前看”的本意,是要借搜狐门户的流量抢百度的份额。这不是创新的思维,而是巨头思维。搜狗最成功的是输入法,但本意不是做输入法,是为了最终给搜索带量,也不是“向前看”。

字节跳动没有做输入法或者浏览器,上来就开辟推荐这个赛道,用的是跟搜索相通的算法技术,正因为此也不用委身于巨头。这是“向前看”的意思。顺便插一句闲话,现在美国等等要掐断TikTok,在这个情势里,如何做算是“向前看”?

靠三级火箭带量,是个有效套路,但只能偏安,在正面战场撼动不了百度。然后投靠腾讯接入更多的量,但还是在边缘使劲,还是在正面撼动不了百度。搜索在手机上陷入孤岛之后,百度在信息流和人工智能上大有建树,但搜狗乏善可陈,不能不说没有决心和能力上的差别。到今天被腾讯全量拿下,可能是瞄准做微信互联网的新式搜索。这是“往前看”了吗?目前还说不准。

有没有可能搜狗这条命一开始就是注定的?一开始就是巨头思维、绕道思维、依附思维,又缺乏“断舍离”的勇气,也便只能如此了。

当然,搜狗在腾讯这个“基础设施”全力加持下可能发生化学变化,生出来像拼多多这样的新东西,外人静观其变,乐见其成。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如果王小川能断舍离,选择完全从0到1开始,会不会早已做出了更精彩的事来?历事无非炼心,有人炼从一而终,有人炼不破不立,有人炼柔韧,有人断舍离。

忘了是哪个人说过,“自我”这个东西不容易看见,撞上不一样的东西,才容易回光返照发现自我。

不离不弃是一端,断舍离是另一端。有些人是能断,所以容易向前看。有些人是向前看,自然就能断。在这一端里有很多鲜活的例子,比如扑向机器人的傅盛,在猎豹上市前走人的陈睿,做了携程做汉庭、做了汉庭做华住的季琦,比如造车新势力的李斌、何小鹏也都是。这几天李想热得烫手,就说说李想。

李想高中开始创业,不上大学,不做高材生,不走大路,这是能断。

做泡泡网,没别人做得好,又做汽车之家,做到了最好,又从外面请来一个秦致替代自己的位置,汽车之家上市,完全抽身出来,开始造汽车。每一步都是能断。

造车,坚持造超长续航的增程式电动车,而不是跟着特斯拉做纯电动,不被投资人或公司内部人左右,不被绑架,这是能断。

当时有投资人建议做两款车,一款做增程式,一款做纯电动,让顾客自己选,这样投资人也愿意投,但李想还是不妥协,这是能断。

一次次能断,所以李想从PC时代走来,走过移动时代,走到智能硬件时代,最新最难的赛道,现在对标的是特斯拉,而不是只在国内老圈子里混。如果理想能超过特斯拉,那就可能把那个说“我们想政变谁就政变谁”的马斯克拉下神坛,这是中国人很需要的东西。

李想说,灰袍巫师甘道夫跌下悬崖了,白袍巫师甘道夫又回来了,这是《指环王》里他最喜欢的情节。

不死则不生,不破则不立。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卢泓言):李想能断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卢泓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njing.vip/index.php/2020/07/31/ddd5a5a9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