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寻鲸-服务于理性野心家的创投科技媒体首页
  2. 视角辛辣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人生中第一次闻到螺蛳粉气味的人,一般都会以为旁边有个厕所炸了。

 

突然被那种深邃而丰富的味道包裹时,人的灵魂会在本能驱使中感到一丝窒息。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螺蛳熬汤,酸笋加上各种配料混合所带来的感官刺激,常常能勾起人们尖锐的表达欲。

 

如果用数学的方式把这些气味排列组合,很难想象这套公式有多复杂。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同事煮螺蛳粉吃,我还以为我拉裤子上了”

图片来源:YouTube用户@0J45!林姐是我!

 

前调猛烈,后调悠长,一碗螺蛳粉能让吃过的人一整天散发着不可描述的魅力,味道远比火锅更有粘性。

 

吃完几个小时后的衣服依旧带有足够的杀伤力,有经验的爱好者都有一套专门用来吃螺蛳粉衣服。不然早上嗦一碗,到中午别人都能知道你早餐吃的什么。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图片来源:公众号北青旅居

 

没人知道有多少想尝试螺蛳粉的人是被气味劝退的,作为口碑两极分化最严重的食物之一,吃它就像是个生物学挑战,至今仍是一种家庭关系的试金石。

 

“第一次在家里煮螺蛳粉的时候,刚吃完我爸就把碗扔了。”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图片来源:公众号兜妈爱叨叨

 

非爱好者接受不了它的气味,但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听到“螺蛳粉”三个字就会忍不住开始分泌口水。

 

要是有幸遇到螺蛳粉原教旨主义者,隔十米开外都要过来抢你的碗。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酸味让人开胃,辣味又让人五窍畅通,减肥时候我一天只吃一顿螺蛳粉”

 

闻最上头的味,嗦最过瘾的粉。据说很少有人能在吃过三次螺蛳粉之后还表现出抗拒,回味将驱使着你再吃一次。

 

你可以把这理解为桂柳地区对你的一种召唤,毕竟大部分吃过的人,最终都会变成精神柳州人。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吃螺蛳粉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连广西其他地区的朋友也会沉浸于这种多层次的味觉体验。

 

在媒体的报道中,南宁三中的食堂自从推出了螺蛳粉之后,其他窗口的生意就不太行了。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对于这种情况精柳人士有着自己的解读,他们认为螺蛳粉就像渣男,闻着臭,吃着臭,吃完了依旧臭,但就是欲罢不能。

 

螺蛳粉似乎找到了人类嗅觉和味觉之间的bug,只要过了气味这道坎,金卡戴珊也得来柳州排队。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一粉一汤,简单又小康


2016年英国两位市长访问南宁,中途慕名到柳州吃螺蛳粉,其中一位当场表示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准备回英国推广。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瑞典人吃的鲱鱼罐头比这个臭多了


螺蛳粉已经是广西的一张名片,在互联网的助推下以一己之力对抗八大菜系。

 

作为自带顶级流量的爆款单品,上热搜已经是个常规操作,网红们只要吃一次螺蛳粉就能薅到一波流量。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即便在疫情期间这种趋势也没有放缓,今年上半年买袋装螺蛳粉光发货就要等40多天,当地工厂推了海外订单也供不上国内的市场需求,螺蛳粉一度比口罩还难抢。

 

在此之前谁也想不到,平时花天酒地的朋友在隔离时喊的不是喝酒蹦迪,而是螺蛳粉。

 

“这段时间我根本不想意面日料牛扒,每天只盯着螺蛳粉的物流信息暗自垂泪。”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也许是出于对人民的责任感,热情的柳州人在今年5月28日正式成立了柳州螺蛳粉产业学院,准备从根本上解决老百姓没粉可嗦的窘境。


对于狂热的螺蛳粉爱好者来说,这是个念出来就会流口水的梦幻伊甸园,光听到名字就觉得学院教室应该都挺上头的。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图片来源:柳州职业技术学院官网


可以说每个爱吃螺蛳粉的人,都是推动这家学院成立的一份子。


作为全球第一家以螺蛳粉命名的产业学院,由当地政府、柳州职业技术学院及企业三方共同组建总投入1000万人民币,计划每届招生500人,今年9月开学,毕业包分配。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图片来源:柳州职业技术学院官网


在校长的介绍里,学院开设的专业几乎把全产业链都包含在内,包括设备维修与管理、广告设计与制作、食品检测技术、绿色食品生产检测、市场营销、电子商务和连锁经营管理。


遗憾的是并没有嗦粉专业,教授们也不需要评高级嗦粉师职称。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事实上早在2015年柳州就成立了螺蛳粉协会,制定了一整套柳州螺蛳粉的行业标准。

 

2018年广西科技大学又成立了柳州螺蛳粉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探讨从米粉加工到微生物学的前瞻性技术。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可以说柳州一直致力于对螺蛳粉边界的探索,2012年柳州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万人同吃螺蛳粉”的活动,直径16.9米的锅里下了2000只鸭脚、500公斤螺蛳和11吨汤。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而天下第一大碗螺蛳粉的记忆还没远去,没过几年彪悍的柳州老表连螺蛳粉月饼都搞出来了。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有数据显示,2019年螺蛳粉产值超过130亿元,其中袋装螺蛳粉产值60多亿,创造了超过25万个就业岗位。

 

今年仅第一季度,袋装螺蛳粉就创造了20亿产值。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螺蛳粉在互联网的介入下走向更远的地方,但很多当地人从来没想过“臭”成了它的特殊标识。毕竟作为螺蛳粉气味的源泉,酸笋在刚出坛的时候还没那么有攻击性。

 

当一个柳州人去了外地,反而也会觉得其他地方的螺蛳粉确实太臭了。

 

这导致你经常能在互联网上看到柳州人的辛勤科普:酸笋的品质和臭味成反比,运往外地的途中笋会持续发酵,一直喊臭的人建议来柳州吃一碗正宗现煮的。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柳州人说好吃的螺蛳粉,应该就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螺蛳粉了”

 

你很难说清柳州人有多爱螺蛳粉,它已经不再局限于食物的范畴,被赋予了更多社会学意义。


“谈恋爱了嗦碗螺蛳粉,分手了嗦碗螺蛳粉,考砸了也搞一碗,马上就见效。”


每个柳州仔柳州妹心中都有一个自己心仪的粉摊,在桂柳话的语境里,没什么比一碗粉更能抚慰人心。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民间自古就有“生在苏州、住在杭州、食在广州、死在柳州”的说法,现在除了声名远播的柳州棺材,理由可能还要加上一个螺蛳粉。

 

螺蛳的味道一直弥漫于柳江两岸,第一碗螺蛳粉是谁做的已经很难考证,但螺蛳粉本身,就是世界对人类好奇心的某种回馈。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对于柳州人来说,在本地吃一碗螺蛳粉是很正常的事,到了外地,吃螺蛳粉是一件想家的事。

 

离家打拼的柳州人从外地回来,嗦一碗螺蛳粉,才能感觉自己回家了。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资料参考:

柳州之光:螺蛳粉——企鹅吃喝指南

一年卖出2840万件,比口罩还难抢的螺蛳粉,有学校要开7个相关专业——作者李净翰,每日经济新闻

揭牌!“螺蛳粉学院”来了!——南方都市报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不相及研究所):螺蛳粉学院是所有精神柳州人的故乡

主题测试文章,只做测试使用。发布者:不相及研究所,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njing.vip/index.php/2020/07/18/052daa5271/